如果只是不到一个星期的停留,旅行者眼中的普罗旺斯一定和彼特梅尔笔下的山居岁月很不一样。如果期望宁静的乡村,如果期望一望无际的薰衣草田,更可能会失望而归。但是对于我,普罗旺斯美得太让人意外了。

地图上的亚薇农小镇很古朴——四面城墙,城里有教皇古堡,古堡外是一座石质断桥。但是对于一座乘坐高速子弹头火车只须两个多小时便可从巴黎直达的小城,怎么也不能用宁静偏僻来形容。在夏季旅游高峰,城里几乎挤满了游客,而当地人更愿意避开嘈杂人群外出度假。其实客观的说,欧洲的许多旅游胜地都因为太闻名于世了,反而只剩下虚晃的壳。或者说,对于匆匆而过的旅行者来说,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体会每一处景色和景色背后的意义,而我也只是匆匆而过的看客之一。最初的目的也只是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挑好了时间,查好了资料,直接奔着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田而来。但是当我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普罗旺斯的意义不在于紫色的花田,也并不是山居的恬静。反而换一种心情,背着相机去寻找普罗旺斯数不尽的色彩,更觉得旅行充满惊喜!于是我不再因为城里的嘈杂和薰衣草花期未到而感到遗憾。

自己准备的午餐。

lunch

金色——抱着日记本,乘免费的接驳船到城外隆河对岸的草地画画。这里真是有让人窒息的美丽,一边是教皇堡和断桥的全景,一边是大片大片的向日葵花田。我就在大树下盘腿而坐,听着歌,画着画,简单的涂鸦和字句记录美好的心情。就这样消磨一下午的时光。

bridge

sun_flower

大理石灰色——坐区间小火车去梵高生活过的小镇阿尔,在梵高的博物馆里买了他在这里生活时一些作品的明信片。然后在这个小小的城里,拿着每一张画去寻找它的实地景色。我找到到梵高笔下的吊桥,精神病院的小花园,夜晚的咖啡馆和他生活的房间,这些景色在现在看来还和画上那么相似,仿佛时间在这里流失得特别的缓慢。就这样感受这个天才画家的生活,尽管我也许永远不懂得。

image1

翠绿色——坐长途大巴去偏僻的碧泉小村,那里有一汪绿的不能再绿的清泉。拿着一个冰欺凌在小溪边悠闲的坐着,听林间鸟叫,怡然自得。

lake

紫色——最后还是选择了报当地的薰衣草之旅,虽然总觉得报团旅游违背我出游的初衷,但是实在不愿在这个合适的季节来到这里,却错过了薰衣草。一个亲切的法国美媚是我们一车的司机兼导游,路上用流利的英语给我们介绍关于薰衣草的和卢贝隆山区的常识。小车开过山间小路,在繁盛的薰衣草田边停下,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走进田野(不过花田里好多好多好多小蜜蜂!吓死我了!)中午到了建在红色岩石上的胡西昂小村,赶上周四集市。买了一盒新鲜草莓,当地的村民很热情,一个劲的教我说法语。路边有街头艺人唱着悠扬的歌,他的妻子抱着小孩在一旁默默的注视着他。

lavendar

深蓝色——最后一天赶到尼斯。第一次看到这样蓝的大海,震惊了。尼斯很小,从火车站出发走上一会儿就到了海边。被湛蓝的大海彻底打动,不过沙滩上拥挤的人群让这幅美景有了些许遗憾

nice

从普罗旺斯开始,我体会到了独游的意义。听歌,画画,拍照,野餐,看风景,记日记,逛集市。在大大的世界里拥有自己小小的国度,不被打扰不被侵犯,不得不承认我是太自我的女孩子了,我太享受这样的日子,忘了时间,忘了距离,忘了我的背包里不是只有铅笔和相机,忘了那些沉沉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