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找出十九岁时写的这篇日志,最后竟然是在老妈的空间里找到转载。想对那个十九岁的女孩说,你终究成为了你希望成为的那种人。也发现,自己现在的心态和七年前竟然没有太大改变。一直在追寻成长,却一直没有真的成熟,或许生活就是这样。

We never really grow up, we just learned how to act in public。

一整天的时间,辗转在这个国家的城市间,风尘仆仆的到了LA。感觉像是电影倒胶,因为三个月前沿着相似的路线一路走来。

独自一人上路,朋友们都担心我一个女孩子在这个不安稳的国度。看上去我似乎是勇敢和独立的女孩,其实只是从未经历所以不懂畏惧,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稚气和莽撞。昨晚到了FLAGSTAFF,在长途汽车站门口的快餐厅里画画消磨时间,不同时间三个陌生中年男子和我说话。前两个是饥饿的乞讨者,其实看不出来他们是在乞讨。他们衣冠端正,身材魁梧。他们游走在快餐厅里,问顾客是否有零钱,他们说自己很饥饿。我拒绝了第一个,因为开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缓慢走开的背影才意识到他在乞讨,心里有一点内疚。可是当第二个乞讨者走来时,我还是下意识的拒绝了,我知道是自己对于陌生的恐惧占据了上风,压倒了一切同情心。最后有一个语言模糊的男子走到我旁边说我根本听不懂的话,我一直拒绝交流但是他还是锲而不舍的说着。最后快餐店的店员走来把那个奇怪的人赶走了。我心里很是感激,我不过买了几块钱的食物,在这里占着他们的桌子待了三个多小时了,但是他那么和善的为我解围,对我微笑,我真的觉得很感激。

在长途汽车上,友好的美国大叔把第一排靠窗的宽敞位置让给了我。我抱着呼呼熊和大袋的MM豆听着喜欢至极的老歌。汽车在沉睡的街道上驶过,有点分不清这是哪里的西部,美国?感觉很像几年前和爸妈自驾游的夜晚,在中国的西部。王杰的回家听得我很感动,特别是在凌晨三点混杂着食物和人体气味的长途汽车上,所以一直没有睡意,想到了很多,关于这三个月,关于我的成长,关于那些美好的人美好的面孔。

我觉得自己是真的长大了。并且不再那样固执的抓着年少的尾巴不放,不再拒绝成长。既然长大是一件无法逃脱不可避免的事,那么不如顺从它,并且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善良,泰然和优雅的成年人。这样想来突然就觉得很轻松了,而我也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美好。

我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十分热情友善的人,也会有私心,也会很任性,也会在不经意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他人。我知道自己只是平凡的女孩子,我身边人的亦是如此。他们时而可爱,时而可恶,时而友善,时而带刺。对于他们,我曾经喜欢过,也曾经厌恶过,曾经伤害,支持,背叛,鼓励过。此刻才发现,原来让自己最快乐的方式是去爱,爱他们的好,他们的可爱,同时去包容,去隐忍。因为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更加的喜欢自己,觉得自己成为了更美好的人。但是当我厌恶某个人时,我会同时厌恶自己,觉得自己心灵污秽。

同时,我更加的喜欢自己了。沉默的习惯曾经像一个毒瘤一样缠着我,让我很自卑,可是就是无力改变。但是当有人告诉我,喜欢我的安静,喜欢我的沉默时,我开始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待自己。我也开始喜欢这样的自己,不应该吗?我一直都喜欢文静的孩子,为什么反而厌恶自己。并且,我开始学着在适当时刻说适当的话,开始学着交流的方式,不再那么的沉默了。我觉得自己慢慢在成为自己心里想成为的那种人。我愿意继续这样的改变,开始更加喜欢自己,爱自己。

2007七月,写于L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