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某个周六下午,我们休闲的坐在客厅沙发,一盘水果几袋小吃,安静的看完了一部电影。她一如既往看得眼泪鼻涕横流,我还是故作淡定,其实内心波涛汹涌。转眼我们已经相隔两地了。有时必须懂得,时间和空间对情感的消磨是必然的事情。九月末有机会再见,在成都的几天如此悠闲-看电影,吃甜品,品花茶,打台球,逛小店,拍照片,像我们从前做所有那些事一样。可惜美好的时光悠悠然的也变旧,就这样停在回忆里了。一些不舍,但是更多的是祝福,向前的坚定。原来相聚分离是太平常的事情了,慢慢成长才懂得。

而命运的不经意的安排,隐隐的暗示,奇妙的峰回路转,让人不得不感叹-生活仿佛已经为你计划好了每一次承前启后。而那些长夜无眠或痛哭的日子也就不要再去细想了。

翻翻去年彼时的日记本,其中一句话“我很想让你看到,女孩可以如何独立的去追求梦想,很想让你看到前方的诗歌和艺术,理想主义能够成就美好生活。”我不确定自己保持这样的态度是否正确,自己依旧茫然,还在摸索试探不同选择的可能性,还在努力追赶从前遗憾丢失的光阴,还是会遇到难以应对的挫败,还是有偶尔的懈怠和心猿意马。但这一年之中,我仍然觉得这样的态度让我生活得更快乐,也带给了我所有想要获得的东西。

看似轻巧的遇见,其实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错误的尝试。那些停留在一杯咖啡一杯酒,几顿晚餐甚至几个吻的约会,让我更加了解他人,也更加认识自己。当自己踏入虚假造作的现实领域,开始拧着自己的内心挣扎着做出一些“成熟”的举动。而从来自拉萨的那张照片开始,我慢慢找回了从前那个背着画板走很远路去学画画的小女孩,那个坐爸爸副驾驶看地图看路标的小GPS,那个短发涂鸦看世界的伪背包客,那个为美丽的英文诗动容的文艺青年。我觉得后来的我精神中掺杂太多复杂的东西,心灵的追求不停被现实拉扯。而在我们对彼此的试探认可中,我慢慢的丟掉一些包袱。那些被欣赏的美好,我更懂得了它们存在于我身上的价值。

古老的城 从繁盛落衰败 仍是斜阳依旧 / 孤独的人 自生长到死亡 唯有灵魂不朽 / 生命促如 长风越过群山 流云跨过千湖 / 垒石成堆 朵帮圣洁如雪 遥寄思念亘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