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状态渐入佳境。并不是能力超群,也不是事事顺手,也捅篓子,也被鄙视。但是在一起工作的伙伴们,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团队一起共同做一件事的快乐。每天叫醒我的不是梦想这高大上的东西,是开始一整天有意思又充满挑战的工作的好心情。

六月回家前的一晚,是加班最高纪录,半夜一点半才拖着电脑打车回家,第二天一早提着一箱脏衣服搭飞机回的重庆。后来工作强度有所缓解,偶尔大家待得比较晚,还是相约着一起离开办公室,玩笑的话题总是那么几个,但是总也乐此不疲。 当然对我来说,挑战还是很大的。一年多以前写程序就是在openGL和openCV的基础上搞出一个五分钟不crash的展示程序就好了,现在在突然出现的这么多闻所未闻的网络服务端技术面前就一愣一愣的了。在不停提重复的问题和左边不厌其烦的解答中(左边的眼神:->.->),对网络服务搭建的才慢慢有了模糊的概念。某天发现,嘿,面对之前还像天书一样的各种词汇我突然有点开窍了。

而程序猿的文艺心是真的,那些平日敲键盘飞快的手指,居然都可以信手拈来弹上一曲。生日那天把之前同事留下的由克里里拿到办公室,然后大家开始了即兴的演奏会。隔壁桌不甘示弱的拿出了电吉他和贝斯,还唱了起来。那天的大家的曲子,两只老虎和粉刷匠,班得瑞和真的爱你,我都当成是对我生日的祝福罗。

几周前总算答辩完了,最终稿的论文也交上了。这段堪比长征两万里的艰苦岁月也算画上了句号。最让我感叹的不是毕业成为博士,而是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一个software engineer。不惧挑战的,追求进步的,保有文艺心的software engineer。

两个有意思的公众号,女生笔下的程序员日常:嘀嗒嘀嗒神秘的程序员们